<samp id="gasqs"></samp>
<sup id="gasqs"><center id="gasqs"></center></sup>
<sup id="gasqs"></sup><rt id="gasqs"><small id="gasqs"></small></rt>

《浙江報》6-22


(本報記者 沈建波 翁浩浩 施曉義)“如果遠方呼喚我,我就走向遠方;如果大山召喚我,我就走向大山?!?/span>


兩年前的仲夏,17名年輕人懷揣這份信念,以麗水市委組織部選調生的身份,告別都市繁華,走進深山僻壤。這些畢業于清華、北大的應屆博士和碩士,從此成為兩腳沾泥的鄉鎮干部,迎來人生的重大挑戰。


700多個夜悄然流逝,他們在基層還好嗎?是否適應了異鄉的水土,能被山里的鄉親接受嗎?記者近輾轉麗水各地,傾聽他們和大山的故事。


他們,走進了鄉村


“黃梅時節家家雨,青草池塘處處蛙?!边@曾是博士郭云強的梅雨情趣,但如,梅雨帶給他另一種心境。作為遂昌縣金竹鎮鎮長,這些天他時時關注汛情,忙著排查農村風險點?!捌皾姶笥昃o人心?!彼谖⑿爬镉涗洿丝痰男那?。


快兩年了,郭云強和這里的一草一木有了感情。那年夏天,老家在河南的郭云強從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博士畢業,卻陷入艱難的抉擇:一邊是被知名大公司錄用,一邊是麗水山區誠邀。猶豫之際,導師提醒他:年輕人就要到基層去磨練。


初到山區,當新奇感褪去,各種不適應如潮水般襲來:生活不習慣,方言不易懂,基層不熟悉……郭云強最難忍受的是寂寞,周末值班時,一個人守著簡陋的辦公室,而在微信朋友圈里,有同學曬出異國留學的風光,有的奔波在新聞現場,一種刺痛感油然而生。


當郭云強在長夜中彷徨時,麗水的領導卻在期待。


隨著城市化快速推進,各種要素向城市快速集聚,農村不可避免地出現“空心”現象,山區更成了人才洼地。新農村建設豈能后繼乏人?2013年,麗水嘗試向北大、清華定向選調優秀畢業生,市委主要負責人親自帶隊,請來17名高材生,把他們放到鄉鎮一級擔任副職,既著眼培養一批優秀干部,又利用他們的學識促進農村發展。


可是,他們能適應基層工作,最終脫穎而出嗎?周圍的人不乏疑慮。


“我能堅持下去嗎?”郭云強也在問自己。人生怎能輕易服輸?他開始用學英語的勁頭,學習當地方言;用拼高考的心態,謀劃分管工作;用寫博士論文的鉆勁,試著跟村民打交道。最近,他在工作之余撰寫《治理基層中國》一書,“越寫越覺得基層有意思,當初的選擇沒錯”。


這群年輕的博士和碩士,重拾往學業上的韌勁,在山間田頭、城鄉社區打拼。


在蓮都區紫金街道,黨工委副書記劉文斌沒想到,剛走出北大校門就迎來一場“糞缸殲滅戰”。


紫金街道地處主城區,是麗水創衛的主戰場,當地一些居民習慣在門前擺個糞缸,影響市容和生活環境。劉文斌從不知糞缸的模樣,剛靠近差點被一陣惡臭熏倒。面對十幾雙同事的眼睛,他硬著頭皮上前。漸漸地,他掄鎬的動作嫻熟起來,連穢物濺上衣褲也不管不顧,直到清除所有的露天糞缸。村干部心疼地說:“讓一個高材生干臟活,真委屈你了?!?/span>


“有同學問,基層環境差、待遇低、壓力大,你值不值?我說,每條路上都有風景,在農村一線打拼,幫農民解難,這種成就感你們無法會?!碑厴I于清華大學環境工程系的云和縣浮云街道黨工委副書記季曉立說。


他們,改變了鄉村


在龍泉市上垟鎮中藥材基地,新引進的金線蓮長勢喜人。徐清有空常去走走,用手機記錄它們的成長。


這片中藥材基地,傾注著他的熱忱和心血。28歲的徐清略帶書卷氣,清華大學工商管理碩士畢業,現任鎮黨委副書記。剛到龍泉報到,他就主動提出聯系當地有名的薄弱村社口村,從此成為村里的???。


社口村山清水秀,村民生活卻不富裕,能幫他們做點什么?徐清帶著村干部翻山越嶺考察,不少閑置山地引起他的注意。他上網得知,有些山村靠種植藥材致富,“社口能不能試試?”這一建議卻引來一些村干部嘲笑:“大學生眼高手低,干不了實事?!?/span>


徐清卻當沒聽到,一門心思請人繪地圖、查氣候、測土肥,不料挫折接踵而來:藥材企業認為社口村地處偏僻,沒有發展前景;花7000余元網購的藥材種子,竟是假冒偽劣產品。一時間,抱怨和質疑席卷而來。沒想到徐清更執著了,向專家請教種植技術,邀請企業實地走訪,創富的“種子”艱難地植入山村。短短兩年間,1000余畝中藥材基地初具規模,已有百合、焦芋、辣蓼、玄參等10余個品種,當初“發難”的村干部誠懇地向他道歉。


很多時候,一種眼界、一個理念、一份堅守,就能改變平凡的生活。這些來自清華、北大的年輕人,正以他們獨特的經歷,為麗水的綠水青山注入活力。


自從年初清華大學法學博士梁洪明調來當鎮長,深山里的慶元黃田人就充滿了好奇。半年相處下來,鎮黨委副書記吳方興欽佩地說,高材生的水平就是不一般。


“大山里也有色彩斑斕?!绷汉槊髡f。這位善于分析和思考的博士,走訪調查后提出發展新思路,他把當地資源優勢歸結為“兩山、兩花、兩竹、兩筆”,兩山是龍頭山和臺湖山,兩花是灰樹花和黃金菇,兩竹是竹海公園和大竹海景區,兩筆指鉛筆和眉筆,準備運用生態和文化元素,打造鄉村旅游升級版。最近,他正利用北京的人脈資源,力爭把當地特色農產品打進首都市場。


在綠水青山間,他們用行動贏得了人們的口碑。


在麗水經濟開發區,計算機專業畢業的經發局副局長李義春,牽頭主抓省兩化融合綠色安全制造信息化試點申報項目,成功獲批專項資金;在縉云新建鎮,北大畢業的黨委副書記陳豪半年內連開10次協調會,使一座投資上千萬元的“爛尾”水庫復工;北大醫學博士孔金峰參與市級醫院改革,還主持了市中心醫院的分子病理科室建設……


鄉村,改變了他們


對清華大學法學碩士何俏俐來說,和農民打交道起步艱難。來到蓮都區巖泉街道的第二周,她和同事去天寧寺村勸阻一名村民毀綠種菜,誰知對方根本不買賬,竟猛地把一鍬土撒在她臉上。她頓時懵了:“難道,這就是我的事業?”


何俏俐從小在城市長大,可謂典型的“小資”,一直把人生舞臺鎖定在一線城市,向往午后陽光下邊喝咖啡邊看書的生活。擔任街道副主任后,她分管“五水共治”、環境整治等工作,和垃圾、蟑螂、老鼠打起了交道,加班加點成為常態。


強烈的反差,帶來內心的巨大觸動。從天寧寺村回到宿舍,何俏俐思緒萬千,從身邊眾多默默堅守的基層干部,想到下村時鄉親們充滿期待的眼神……“改變鄉村,就從改變自己開始?!彼_始向鄉鎮干部學習做群眾工作的本領,幾天后再上天寧寺村,真誠地和那個村民交談。對方感動之余連說抱歉,還主動退耕復綠。


從剛來時看到蟑螂發出尖叫,到如從容地蹲在工地吃盒飯、麻利地細數捕獲的老鼠,何俏俐變了,不再是那個嬌生慣養的女大學生,而是一個標準的“兩腳沾泥、一心為民”的基層干部。


這樣的經歷,在松陽縣葉村鄉任鄉長的孔金峰也曾有過。剛到基層時,他在村民面前不敢開口,經常說不上話,兩年相處下來,做群眾工作已頭頭是道。他說:“村民很講感情,只要懷著一顆認真做事的心,長著一張勤學多問的嘴,練就兩條進村入戶的腿,就沒有進不去的門、辦不成的事?!?/span>


而在畬鄉景寧大均鄉,畢業于北大的文學博士、鄉長陳帥鋒另有一番遭遇。剛到鄉里時,曾有一個“土氣”的中年農民上門,他叫張昌義,想在當地開發藍莓種植基地,希望鄉里支持。得知對方連初中都沒上過,陳帥鋒一句“再研究”,就把這事拋到腦后了。一個月后,陳帥鋒去泉坑村走訪,發現很多農戶在種藍莓,帶頭的正是張昌義,他向專家請教農技,租下村里土地,建起藍莓基地,帶動農戶創富。


陳帥鋒心里深受震撼,從此和張昌義緊密聯系,幫他在網上營銷藍莓、謀劃生態旅游。他說:“不管你學歷有多高,在群眾面前永遠是小學生?!?/span>


為讓這批年輕干部更好成長,麗水建立基層掛職、多崗位交流鍛煉、“雙導師”幫帶、學習研討和年度考核等機制,給他們搭舞臺、壓擔子。如,17名選調生中有6人升任鄉鎮長,不少人在此戀愛、結婚、安家。


時近黃昏,記者在慶元黃田鎮采訪梁洪明,適逢一個村民來請他赴家宴:“我剛殺了頭豬,晚上請鄰居們吃飯?!鄙酱宓囊雇砀裢饧帕?,圍著一桌熱氣騰騰的農家菜,大伙如家人般敘舊,一種別樣的親情彌漫山間。

 

新聞熱點

乐游彩票